耐挫教育走进联合国2019-10-01T18:03:54+00:00

耐挫教育走进联合国

本周初,哥伦比亚大学教育学院认知科学终身教授,耐挫与创新教育中心(EPIC)创始人,林晓东博士,应邀在联合国第74届联合国大会(UNGA 74)人口理事会女性创新研究与学习中心(GIRL)做为主旨发言人,分享了她关于人们如何理解和应对失败的初步研究结果。

GIRL中心主任斯蒂芬妮·普萨基(Stephanie Psaki)称林晓东教授为世界耐挫教育领域的初创人。林教授在演讲中提到,学校并没有告诉学生们失败实际上是生活中“再正常不过的一部分”,这直接导致了学生将“不理想的分数”视为一种失败。她说:“年轻人正在将这些信息消化内化,这或许不足为奇。但令人担忧的是,相对来说,没有理解课堂的教学内容及书本内的概念对于他们来说竟不算是那么重要的失败,甚至根本就不是失败。 “

她还提到,相比顶尖运动员和学者将早期的失败描述为沿途短暂的颠簸,学生们却会从无法掌握基本课程资料开始,产生挫败感,渐渐陷入困境,长期充满负面情绪,而这些负面情绪会伴随他们长大成人。

失败对青少年的打击尤为重大,但是很少有学生知道如何应对这些负面情绪。这对于我们教育者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机会。

–林晓东

“在失败或不良状况面前,没有人是开心的。失败对青少年的打击尤为重大,但是很少有学生知道如何应对这些负面情绪。这对我们教育工作者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机会,在学生的一生中,从未有过这样一堂课,教给他们如何应对失败和因失败所引起的负面情绪。对于教育工作者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帮助年轻人了解失败价值的机会:失败为我们提供了重要的信息和机会。”

林晓东教授的想法得到热烈反响,尽管她的听众也理解伴随而来的风险。

GIRL中心主任斯蒂芬妮·普萨基(Stephanie Psaki)说:“说实话,我们行业内所有人都有不得不对失败避而不谈的难言之隐。”该中心用科学证据向全球政府和决策者说明人口相关问题。 “团体里捐助者的压力让我们竭尽全力地介绍我们做成功的那一面。而且,由于我们坚定地致力于给女孩和青少年提供更好的环境,因此我们也要谨慎对待自己的以及他人的工作。阻碍最少的路通常都比较容易走。但是,如果我们愿意去同时承认有行之有效也有行之无效的方法,其实还是很多事情是值得我们学习。因此,我们的团体要求我们采用新的方法,以数据为导向,以结果为导向,这样我们能够识别一些我们认为有用但实际却并没有效果的方式,而不是仅仅大家传达成功的故事。”

怎么把故事讲好:林晓东教授认为,应该鼓励学生围绕自己的失败的经历进行叙事,以这种方式从中汲取积极经验教训。

林晓东教授的研究符合所有这些条件。 2016年,她和她的学生共同发表了一项研究结果:一些高中理科学生知道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和其他著名科学家在实现职业突破之前的多重失败经历。与仅知道科学家成功故事的同龄人相比,这些学生的成绩有明显的提高。这项研究发表在《教育心理学杂志》上,成为世界各地的头条新闻。

[请阅读美国心理学会有关该研究的新闻稿以及《大西洋》中有关林教授的研究。]

自两年前成立EPIC以来,在许多知名捐助者(国家科学基金会;余彭林慈善信托基金会;香港的为民教育集团;以及Alvin&Peggy S. Brown家庭慈善基金会)的支持下,Lin-Siegler已对六年级、九年级儿童,诺贝尔奖获得者和冠军运动员进行了一系列深入的心理访谈。后者包括体操奥林匹克运动奖牌获得者西蒙妮·比尔斯(Simone Biles)和游泳奥林匹克运动奖牌获得者纳塔莉·科夫林(Natalie Coughlin)。娜塔莉强调,她把失败当成“几乎像是一种祝福和学习机会”,并补充说“它迫使我做出艰难的决定”。

林晓东教授在GIRL中心的主题演讲中还说到,我们也应当鼓励学生们叙述自己的失败经历。

她指出:“认知记忆的研究告诉我们,如果不能将过去发生的事情讲述成一个好的故事,那就意味着还没有从经验中学到东西。”

在随后的小组讨论中,研讨专家们进行了一系列演讲:埃塞俄比亚小学项目设计师Bitania Lulu Berhanu;印度儿童投资基金基金会计划主任曼朱拉·辛格(Manjula Singh)和公民基金会的高级顾问纳迪亚·纳维瓦拉(Nadia Naviwala),她在巴基斯坦的学校改革方面开展了广泛的工作。

林教授在讨论中警醒大家,无论是主观分析还是在数据证据驱动下的失败,都应始终回归原始的语境,结合环境背景理解。

我们需要科学的数据来帮助我们了解不同的人群、民族、文化和年龄组如何理解失败和应对失败的。

–林晓东

“我们需要了解人们通常如何理解失败,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个体们又是如何看待失败。”她继续说道“对于一个女孩来说,65分可能是灾难,但对另一个女孩来说又可能是巨大的成功。我们需要依据科学的数据来帮助我们了解不同的人群、民族、文化和年龄组如何理解失败和应对失败的。”

—史蒂夫·吉格里奇(Steve Giegerich)报道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as well as similar tools and technologies to understand visitors’ experiences. By continuing to use this website, you consent to Teachers College, Columbia University’s usage of cookies and similar technologies, in accordance with the Teachers College, Columbia University’s Website Cookie Notice.